还为此流失了一批电调业务

2020-06-15 01:56

自3月10日强生出租电调平台与快的、嘀嘀两大打车软件公司完成了技术对接以来,1万多辆强生出租车,每天接到打车软件产生的叫车业务后,会把信息自动传入强生电调中心,由电调中心远程控制出租车顶灯,将绿色“待运”字样翻成红色“电调”字样。

出租车企业:贴了钱还砸了生意

打车软件产生的业务无偿经过电调中心平台,强生公司不但倒贴人力与物力,还为此流失了一批电调业务。强生出租车公司也曾希望打车软件能考虑其成本。坊间多次传言打车软件公司要被收取“份子钱”,按照下单数进贡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充当电调中心原本应该收取的电调费。

据《青年报》报道,一个前,上海交管部门率先在全国对打车软件施以组合拳整治。严令实施已近一月,率先与打车软件完成对接的强生电调,目前进入了运营平稳期。而大众、海博、锦江三家公司的对接工作也在积极进行中,本月底前基本能成定局。但组合拳中曾经三令五申的“对已载客运营车辆,屏蔽发送业务信息”规定,却迟迟不见下文。昨天记者从强生出租车和快的打车了解到,由于一些技术上的限制,屏蔽业务信息,将成为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打车软件产生的业务无偿经过电调中心,强生公司不但倒贴人力与物力,还流失了一批电调业务。

双方的对接,就像给出租车司机加了一道“紧箍咒”。因为交通委规定,早晚高峰时段,严禁司机使用打车软件提供约车服务,以缓解高峰时段打车难。规范了司机的同时,也增加了电调中心的工作量,这让出租车企业耿耿于怀。“打车软件产生的业务,一方面增加了电调中心的业务总量,另一方面也摊薄了电调中心自身业务在总量中的份额。乘客也会算账,打电话给电调中心,要多支付4元电调费;通过打车软件下单,不仅不要电调费,还能得到每单5元的奖励。”